惠汝太称高血压研究半个世纪裹步不前

  阜外心血管病医院惠汝太教授回顾了全球在高血压防治方面的挑战。他认为,目前降压药物越来越多了,但高血压患病率越来越高,顽固性高血压越来越多。

阜外心血管病医院惠汝太教授回顾了全球在高血压防治方面的挑战

  药物研究:老的成员穿上了新外套,而新成员还在旧伞下。

  在降压药的创新方面,“半个世纪裹步不前,没有重大理论突破”,惠汝太教授说。

  首先是近半个世纪高血压基础研究无重大突破。而且,在整个高血压的行业范围内,创新不足,新药很难比老药更好,而且风险大。

  而且,学术组织指导思想出现了偏差,高血压学术组织的大部分工作、人力和精力都用于12类药物的不同剂型的临床试验,而不是一个全新的药物,这可以形容为“老的成员穿上了新外套,而新成员还在旧伞下”。

  遗传学研究:在旧的圈子内转,走不到新路子上。

  惠汝太教授对高血压遗传学研究的评价是:在旧的圈子内转,走不到新路子上。

  100年前,我们就认为高血压是遗传与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,但是至今我们对高血压遗传因素的认识与1877年的认识无本质区别。

  高血压遗传度40%-60%,根据“常见疾病-常见变异”的理论,全基因组关联研究(GWAS)所用的遗传标记能够覆盖80%的基因组区域,能够解析高血压遗传的奥秘。我们对此抱有极大的希望,GWAS能给我们遗传危险因素的答案。

  但GWAS的结果使我们高兴不起来:所有GWAS报告的高血压相关SNP只解释人群血压水平2 mmHg,单个SNP解释0.5 mmHg变异,不及临床血压测量的允许误差大。GWAS结果仅解释1%-10%的遗传度。

所有GWAS报告的高血压相关SNP只解释人群血压水平2 mmHg

  2007年大规模的GWAS到底是希望,还是跟风时髦(hope or hype)?

  惠汝太教授的解释是,对照组中混有大批未来高血压患者是一个明显的错误。选择对照时,无法确定一个30岁或50岁、血压<140/90mmHg的人是不是未来高血压患者。

高血压 高血压病治疗 高血压的预防

猜你喜欢

遗传因子或可影响个体的锻炼效益

遗传因子或可影响个体的锻

  我们都知道,抗阻训练对健康有益,但其产生的益处大小...
PNAS 锌离子可能是阿尔兹海默症的新福音

PNAS 锌离子可能是阿尔兹

  神经退行性病变,比如阿尔兹海默症,被认为起源于蛋白...
患罕见病 17岁少年8年失血量超全身一半

患罕见病 17岁少年8年失血

  17岁的少年小王看上去只有13岁,身高140厘米,体重还...
婴幼儿配方乳粉抽检合格率近97%

婴幼儿配方乳粉抽检合格率

 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5日公布了2014年婴幼儿...
过敏性鼻炎不易治 容易升级变哮喘

过敏性鼻炎不易治 容易升

  这两天杭州天气不错,骑自行车上班,太阳底下吹吹风蛮...
猜你喜欢